发表于2021-01-05 08:55:16

陈学昭:钓鱼台

星期日的午后,曙天女士与衣萍先生来邀我去阜成门外骑驴。濑六女士问我去不。我说:“想去,只不过有些心怯,怕跌交。”“不要紧的,”曙天女士说,“你骑驴过绍兴到兰亭去的驴子,这是一样的。”漱六女士是有许多工作的,并有杂碎的家务;她很难得出去玩几次时,总要这里交代一下,那边关照一声,这样在我是办不到的;至於曙天女士呢,活泼而又善辞令,虽然我不能常常与她交接,而有经验的种种。我想,像我这样软棉棉的一个人,或者永远不能改善了罢!但眼前左右,都有着这些值得我颂赞的人。

我们直坐车到成门,下了车,刚出城去,在那城啬下见有许多石匠,在凿石块,如在广安门所见一样,我一时竟不能猜知他们是将成就些什么工作,他们的工作是远大而且悠久,惟有这些叮叮咯咯凿石的声音如街乐一样的振荡我的耳鼓,使我立刻想到游玩与工作,我的小小的书桌上还堆着几十本的文卷,我的白皮箱上还积着数月不曾翻一翻的青面书本,然而这些时日是怎样过去的!我曾留着什么呢?我的工作不能如他们石匠一样的凿成半块的成规成矩的石子,我有时候剩着无聊的感叹,有时候转在沉闷的圈子里……人生呀!人生呀!这是我的人生么?

出了城门,雇了四只驴子,大家坐上了,巍巍地的过了环城铁路的轨道,渐渐的落乡。我骑的驴子走得较慢。驴夫说:“它疲倦了!”驴夫没有用鞭去打它,我也只是宽宽的拉住绳子,让它慢慢的走。“贪看沿路的景色,处处担搁,又落后了!”我这样想。这时候,他们三位连人带骑都没有形迹了,泥路是低陷像山道一样,有些又是十分高起的,总是狭隘而且曲折。远远的望着疏疏落落的人家,茅屋,麦垄是稀稀的,前面是远远的青山的影,秋阳却在后面照着我呢。

过了望海楼村,一拐,他们却停鞍在等我咧。。我们如像久别初逢时的惊喜,大家“呀!呀!”的喊起来了。“快要到了!”衣萍先生说。固然,又只是一拐,过了石桥,就在那大树下,停住了,大家下来。一泓碧水岸旁有无数的枯黄了的芦荻,在无风亦无浪的河边,它是寂寞地,孤凄地的轻轻地的摇曳着。我看着这么样的平波浅水,远树斜阳,不能自已的使我想到旧游;我想微河,想兰停,想西湖,都在我梦寐似的沉醉里。

沿着河边走去,树的倒影里闪动着人影,望着对堤的一带垂杨,绿叶辞去了的故枝,零零落落的残叶,深黄的,淡黄的,朦朦的如像浮泛着的薄云,然而一片浮燥的黄土,在这里,已是不易完成春天的幻象了,何等潇洒的清秋呵!

为要过石桥,重又走上麦垄来,刚才河里的人影,现在是在秃树之影下了。石桥是十分古旧,但式样我是罕见,在一边似乎还留着石栏的痕迹。过桥,驴夫们正坐着谈天,我们便进花园去,就有上钓鱼台的石匠石级,“去罢?”大家彼此问。“不去也罢!”这么一来,终于便走过去了。我爱游玩,但对于新鲜的景物,我却不愿像猎者一样的去搜寻,像对于他们的野禽。我为欢喜留着不尽的爱好,无限的趣味,我愿意在朦朦之中去想像它,反正我是不想用科学去实验,也不想用功利去衡量,只是这么远( lizhi.ga)远的近近的欣赏着。

呀!寂寥庭院!这样的寂寞的庭院,个径里长着青苔,小桥上积着灰尘,四处亭榭均深深的闭着,衰草与残花乱乱的堆着,人去屋空,不意令人想到历来的所有的盛衰,诚是“人无千年好花无百日红!”何其匆匆!几片落叶随地簌簌的飘下,几株枫树几许枫叶,在夕阳里闪闪的映出金光。

踯躅的出了园门,我的心空泛泛的又起了无可言说的怅惘,仿佛记着母亲罢?病睡着的母亲,常说日长如年,叫人心焦。三四年前我可怜的,还不知道什么叫心焦。辛弃疾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如今识尽愁滋味,爱上层楼,怕上层楼,却道天凉好个秋”现在似乎在早上看着太阳升起,晚上又墙角边慢慢的移去,这些情景,都会引起心灵里的空泛,然而我是常常离别着我的母亲,我也不知道为些什么?“为名利乎?为权势乎?我皆不得而知也。”他乡久客,几成习惯,无羁似的马,我愿放步的走遍全世界。

骑着驴子,缓缓地归来,两旁的景色这么的多情而留恋呀,然而我还有工作,须像石子一样的去凿呢。我也不希望凿得成方或圆,但凿得怎样就怎样。这时,秃树含烟,幕霭更深沉的罩住了。

一九二五,一一,一五,夜

本页链接:https://lizhi.ga/article-show-id-18244.html

最新经典美文短句
  • 发表于 2021-01-25 13:04:20
    阿英,吃茶文学论,吃茶是一件,雅事,但这雅事的持权者,是属于,山人,名士,者流,所以往古以来,谈论这件事最起劲,而又可考的,多属此辈,若夫乡曲小子,贩夫走卒,即使在疲乏之余,也要跑进小茶馆去喝点茶,那只是休息与解渴,说不上,品,也说不上,雅,的,至于采茶人,根本上就谈不上有好茶可喝,能以留下一些,茶末,茶梗,来供自己和亲邻们享受,已经不是茶区里的,凡人,了,然而山人名士,不仅要吃好茶还要写吃茶的诗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5 13:04:20
    朱天文,世纪末的华丽,这是台湾独有的城市天际线,米亚常常站在她的九楼阳台上观测天象,依照当时的心情,屋里烧一土撮安息香,违建铁皮屋布满楼顶,千万家篷架像森林之海延伸到日出日落处,我们需要轻质化建筑,米亚的情人老段说,老段用轻质冲孔铁皮建材来解决别墅开天窗或落地窗所产生的日晒问题,米亚的楼顶阳台也有一个这样的棚,倒挂着各种乾燥花草,米亚是一位相信嗅觉,依赖嗅觉记忆活着的人,安息香使她回到那场八九年春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5 13:04:18
    郑振铎,黄昏的观前街,我刚从某一个大都市归来,那一个大都市,说得漂亮些,是乡村的气息较多于城市的,它比城市多了些乡野的荒凉况味,比乡村却又少了些质朴自然的风趣,疏疏的几簇住宅,到处是绿油油的菜圃,是蓬篙没膝的废园,是池塘半绕的空场,是已生了荒草的瓦砾堆,晚间更是凄凉,太阳刚刚西下,街上的行人便已,寥若晨星,在街灯如豆的黄光之下,踽踽的独行着,瘦影显得更长了,足音也格外的寂寥,远处野犬,如豹的狂吠着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5 13:04:18
    茅盾,自杀,大家都说环小姐近来愈加幽静了,简直有点儿近于怪僻,整天躲在她的小卧室内,除是吃饭时间,决不轻易出来,而即使是吃饭时间的偶一露脸,也只有嘴唇边常在的寂寞的笑影表示她并没生气,说话是照例很少的,甚至在一天中最热闹的晚饭席上,也并不见得稍稍活泼,她的温柔的眼波,常是注在自己的饭碗里,有时表哥的一句诙谐话会引起她抿着嘴唇的一笑,并且很天真的向他看了一眼,然而,话语还是没有的,有时她被逗引得不得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5 13:04:18
    周国平,读书的癖好,人的癖好五花八门,读书是其中之一,但凡人有了一种癖好,也就有了看世界的一种特别眼光,甚至有了一个属于他的特别的世界,不过,和别的癖好相比,读书的癖好能够使人获得一种更为开阔的眼光,一个更加丰富多彩的世界,我们也许可以据此把人分为有读书癖的人和没有读书癖的人,这两种人生活在很不相同的世界上,比起嗜书如命的人来,我只能勉强算作一个有一点读书癖的人,根据我的经验,人之有无读书的癖好,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1 15:37:25
    韩少功,马桥弓,马桥的全称是,马桥弓,弓指村寨,但包括村寨的土地,显然是传统的一种面积单位,一弓就是方圆一矢之地,马桥弓约有四十来户人家,还有十几头牛以及猪狗鸡鸭,偎着大小两沟窄长的水田,这个村子的四至是,东接双龙弓的田土,可遥望罗江,北向天子岭的起伏山脉,与岔子沟以天子岭上的水流走向为据,骑岭分界,西邻张家坊,南通龙家滩,并有小道与六十年代建成的长,沙,岳,阳,公路连接,如果坐汽车去县城,就得走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1 15:37:25
    王蒙,躲避同盟,当然也有相反的例子,有人特别热衷于你和别人的人际纠纷,没有纠纷也要找出裂缝,嗅出敌意来,这样的人是赖人际纠纷为生的一批人,为你打探情况,出谋划策,传递消息,加油鼓劲,直到替你打头阵,冲到前头,以你这一头的敢死队员的姿态向前猛冲猛打,从而得到好处,有了这样的自愿马前卒,还愁人际没有纠纷吗,所以,最好的选择是避开自愿为你打冲锋的人,实在避不开也要心中有数,哼哼哈哈则可,视为亲信则不可,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1 15:37:25
    巴金,雷,灰暗的天空里忽然亮起一道,火闪,火闪,四川话,即闪电,接着就是那好像要打碎万物似的一声霹雳,于是一切又落在宁静的状态中,等待着第二道闪电来划破长空,第二声响雷来打破郁闷,闪电一股亮似一股,雷声一次高过一次,在夏天的傍晚,我常见到这样的景象,小时候我怕听雷声,过了十岁我不再因响雷而颤栗,现在我爱听那一声好像要把人全身骨骼都要震脱节似的晴空霹雳,算起来,该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还是个四五岁的孩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1 15:37:25
    毕淑敏作品,毕淑敏散文集,毕淑敏,提醒幸福,毕淑敏,谁是你的重要他人,毕淑敏,孝心无价,毕淑敏,接纳自卑,感悟幸福,毕淑敏,我很重要,毕淑敏,费城被阉割的女人,毕淑敏,人生的第二志愿,毕淑敏,不要总想表现得比实际情况要好,毕淑敏,这一生你最重要的事情是让自己幸福,毕淑敏,人最脆弱的地方是舍不得,毕淑敏,你的生命,还剩下多少黄金时段,毕淑敏,我是怎样度过人生低潮期的,毕淑敏,柔和,毕淑敏,紫色人形,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0 13:04:09
    何其芳,花环,葬我在荷花池内,耳边有水蚓拖声,在绿荷叶的灯上,萤火虫时暗时明,葬我在马樱花下,永作着芬芳的梦,葬我在泰山之巅,风声鸣咽过孤松,不然,就烧我成灰,投入泛,滥的春江,与落花一同漂去,无人知道的地方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0 13:04:09
    李广田,向往的心,自从她深夜叩过我的门,我已禁不住我的向往的心,到她那里去吗,我常是这样自问,今夜又是这样的狂风,沙粒迷坏了我的眼睛,我痴痴地受着无名的牵引,无端地在她的窗前逡巡,窗上的灯光退隐,窗上的幔子沉沉,我凄凉地伫立在窗前,我幽幽地低声呻吟,夜安呵,祝福你寻梦的人,我可曾惊扰了你的梦魂,我低声呻吟着离开窗前,我深深地踏下,几个脚印,就如此回去吗,我这样自问,只听得沙粒打着窗纸,狂风吹彻了我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0 13:04:04
    杨朔,泰山极顶,泰山极顶看日出,历来被描绘成十分壮观的奇景,有人说,登泰山而看不到日出,就像一出大戏没有戏眼,味儿终究有点寡淡,我去爬山那天,正赶上个难得的好天,万里长空,云彩丝儿都不见,素常,烟雾腾腾的山头,显得眉目分明,同伴们都欣喜地说,明天早晨准可以看见日出了,我也是抱着这种想头,爬上山去,一路从山脚往上爬,细看山景,我觉得挂在眼前的不是五岳独尊的泰山,却像一幅规模惊人的青绿山水画,从下面倒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20 13:04:04
    亦舒,爱才,这是一个老练,爱才,而且感情丰富的社会,同文因交通意外入院急救,他的读者与行家至为震惊关怀,密切注意他的情况,担足心事,几乎寝食难安,得知他日渐康复,才放下心头一块大石,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此君在短短撰稿期内竟感动吸引了那么多读者,其摄魂大法也真练得到了家了,羡煞旁人,正是,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怀才必遇,信焉,而写作收获,又岂能以区区稿酬衡量之,正在惆怅,经过此劫,他可能感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5 19:24:37
    戴望舒,古神祠前,古神祠前逝去的,暗暗的水上,印着我多少的,思量底轻轻的脚迹,比长脚的水蜘蛛,更轻更快的脚迹,从苍翠的槐树叶上,它轻轻地跃到,饱和了古愁的钟声的水上,它掠过涟漪,踏过荇藻,跨着小小的,小小的,轻快的步子走,然后,踌躇着,生出了翼翅,它飞上去了,这小小的蜉蝣,不,是蝴蝶,它翩翩飞舞,在芦苇间,在红蓼花上,它高升上去了,化作一只云雀,把清音撒到地上,现在它是鹏鸟了,在浮动的白云间,在苍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5 19:24:37
    周国平,诗人,上帝是个恶作剧的建筑师,心灵没有门,只有两扇玻璃球的窗户,太阳不甘心,在视网膜上摊开七色光,调配新的色彩,你把词的碎片放进万花筒里,摇呵摇,一个盗墓的孩子,敲击嘴唇的化石,倾听妈妈死去的声音,我用符咒,把岁月的瓦砾,炼成语言的黄金,夜空一声咳嗽,我攥,紧悲凉的拳头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5 19:24:32
    茅盾,天安门的礼炮,天安门的礼炮声庄严地宣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五周年,天安门的礼炮也回响着六万万人民的同心同声的欢呼,为了庆祝这节日,为了庆祝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胜利,成功,为了庆祝我国有史以来第一部人民宪法的诞生,无线电波把天安门的礼炮声带到祖国的广大疆土的每一角落,带到了这五年来扩建和新建的规模宏大,拥有最新装备的各种类的工厂,就在昨天,我们的勤劳,智慧而富于创造力的工人为了迎接这一个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2 09:00:35
    赵丽宏,光阴,谁也无法描绘出他的面目,但世界上处处能听到他的脚步,当旭日驱散夜的残幕时,当夕阳被朦胧的地平线吞噬时,他不慌不忙地走着,光明和黑暗都无法改变他行进的节奏,当蓓蕾在春风中灿然绽开湿润的花瓣时,当婴儿在产房里以响亮的哭声向人世报到时,他悄无声息地走着,欢笑不能挽留他的脚步,当枯黄的树叶在寒风中飘飘坠落时,当垂危的老人以留恋的目光扫视周围的天地时,他还是沉着而又默然地走,叹息也不能使他停步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2 09:00:35
    余秋雨,借住何处,从爸爸的一叠借条,我想,人生在世,免不了向外界借取,包括向自己不喜欢的群落,一个男人,要把家庭撑持下来极为不易,更是免不了常常要发出索借之声,伸出索借之手,他向大地索借着儿子的,生命支点,而我,却以为是自然的生命过程,甚至,以为是自己努力的结果,这些年,爸爸很少接触媒体,却从看病的医院里知道了我的一点点社会知名度,他并不为这种知名度感到高兴,但由此推断出上海这座城市对我的重要性,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2 09:00:33
    孙犁,成活的树苗,今夏,同院柳君,去承德,并至坝上,携回马尾松树苗共八株,分赠院中好花事者,余得其三,植于一盆,一月后,死二株,成活一株,值雨后,挺拔俊秀,生气四溢,同院诸老,甚为羡慕,今晨,我正对它欣赏,柳君走过来说,带回八株,而你培养者,独能成活,望总结经验以告,我笑着说,这有什么经验,你给我三株,我同时把它们栽到一个盆里,死去两株,这一株活了,是赶对劲了吧,柳君说,不然,活一棵就了不起,我看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1 09:37:40
    丽尼,黄昏之献,断裂的心弦,也许弹不出好的曲调来吧,正如在那一天底夜晚,你底手在比牙琴上颤栗着,你那时不只是感觉了不安,而且感觉了恐怖,那月亮照临的山道,流泉底哀诉的声音,这些,也正象征出你心中的恼乱了,说是你应该在梦中归来就我,然而,这崎岖的路,就是你底梦魂也将不堪其艰难的跋涉呀,呀,我是如何地思念你哟,而且,更想不到这就是永远的别离,梦,是多么地空虚,在你梦魂归来的时候,我不曾,次握过你底手, (查看全文)
推荐经典美文短句
热门经典美文知识
最新励志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