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2021-01-01 17:44:18

董桥:"小心轻放"

案头摆着一件清代同治年间的五彩茶叶瓷罐,四方形,四面各绘上不同形状的浮凸花瓶,瓶中各插一枝水红牡丹,配上秋葵绿色地,淡黄花边,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古董,到底是中国瓷器,看了甚为欢喜。"欢喜"是很笼统的形容词,深含太多抓得住和抓不住的念头。陶瓷的生产和农业经济发展分不开;陶瓷也象征中国灿烂的文化艺术。既有经济因素,又有文化因素,陶瓷跟政治因此也大有因缘。有了这三大因由,一件瓷器不论是官窑或是民窑烧造出来,一定都有"价值",惹人喜欢。

有价值的东西往往易碎,要人人宝爱才行。中国大陆硅酸盐学会编的《中国陶瓷史》谈到明代后期瓷器经海路陆路输出的情形,引了万历年间刊刻的《野获编》里一段话,记载当时远道运输瓷器的绝妙办法:"鞑靼、女真诸部及天方诸国贡夷归装所载,他物不论,即以瓷器一项,多至数十车。余初怪其轻脆,何以陆行万里,即细叩之,则初买时,每一器物纳沙土及豆麦少许,选数十个辄牢缚成一片,置之湿地,频酒以水,久之,则豆麦生芽,缠绕胶固。试投之牢确之地,不损破者,始以登车。既装车时,又从车上扔下数番,坚韧如故者,始载以往,其价比常加十倍。"年前,一位在英国牛津念理科的朋友说,现代科学技术的高尚理想是改进人类的日常生活,给人类带来更多欢乐,其中包括协助人类维护生活里的各种一价值"。看了《野获编》里这段 资料,不能不觉得古人在瓷器里种豆麦解决瓷器运输问题的手法,跟现代完善的运输设备所追求的最终目的一样:一样希望维护人类要维护的"价值"。古人的方法还算符合科技精神。"科技"当然要紧;更要紧是先有一份一宝爱"的心意。科学技术给世界带来的考验不能说少;今日,中外有点远见的人谈论精神文明,不外想在人类像瓷器一样轻脆的"意志"上种植豆麦,使之"缠绕胶固",万一科技之神把他从物质文明的"车"上"扔下数番",他还可以"坚韧如故",保持价值!

衡量文化价值不必( lizhi.ga)巧立太多大言的名目。文化是活的,可以输出,也可以输入,是政治经济活动的环节。政治开明,经济活跃,文化一定可以免于僵化。中共驻英大使柯华离英前在伦敦接受香港报社记者访问,谈到他对伦敦"完全没有腻的感觉。伦敦的政治、经济活动繁忙,文化生活非常丰富",正是这层意思。香港的政治、经济活动也很有活力;香港文化的价值在于有输出也有输入,境界未必十分崇高,但是处处蕴藏新机。门户开放,自由交流是好的。柯华谈到中英双方在政治、经济、贸易、科技、文化、教育各领域的关系发展很快,两国代表团互访非常频密,说是他经常要接送客人,一连到希斯鲁机场一路有多少石头我都知道了"。其实,不光是人要行万里路,政治、经济也要行万里路,文化更要行万里路。行万里路才可以把路走通;"通"则不迂,也就是"达"。清代刘子芬《竹园陶说》里提到"广彩"瓷器说:"海通之初,西商之来中国者,先至澳门,后则径广州。清代中叶,海舶云集,商务繁盛,欧土重华瓷,我国商人投其所好,乃于景德镇烧造白器,运至粤垣,另雇工匠,仿照西洋画法,加以彩绘,于珠江南岸之河南,开炉烘染,制成彩瓷,然后售之西商。"今日,北京政府在沿海各地设立特区的构想,跟当年我国商人处理广彩外销的手法有点像,算是灵活的措施。中、英、港三方商谈香港前途,手法可以灵活也可以不灵活;刘子芬这段纪录多少会引出点灵感来。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中国之与香港,犹如景德镇的白器之与广彩,应该彼此搭配,开拓新机。白器要烧造得好是先决条件,否则彩绘绘得再出色,彩瓷两下就碎了;此其一。其次是景德镇的窑匠和这边的彩绘工匠乃至"重华瓷"的西商,都应该宝爱"广彩"的价值:经济交易之外,不忘文化交往,甚至政治意识的交流。

香港正像案头摆的这件五彩茶叶瓷罐,别致得很;但是,毕竟是瓷器,又轻又脆,激动起来还得提醒一句:"小心轻放!"

本页链接:https://lizhi.ga/article-show-id-17371.html

最新经典美文短句
  • 发表于 2021-01-15 19:24:37
    戴望舒,古神祠前,古神祠前逝去的,暗暗的水上,印着我多少的,思量底轻轻的脚迹,比长脚的水蜘蛛,更轻更快的脚迹,从苍翠的槐树叶上,它轻轻地跃到,饱和了古愁的钟声的水上,它掠过涟漪,踏过荇藻,跨着小小的,小小的,轻快的步子走,然后,踌躇着,生出了翼翅,它飞上去了,这小小的蜉蝣,不,是蝴蝶,它翩翩飞舞,在芦苇间,在红蓼花上,它高升上去了,化作一只云雀,把清音撒到地上,现在它是鹏鸟了,在浮动的白云间,在苍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5 19:24:37
    周国平,诗人,上帝是个恶作剧的建筑师,心灵没有门,只有两扇玻璃球的窗户,太阳不甘心,在视网膜上摊开七色光,调配新的色彩,你把词的碎片放进万花筒里,摇呵摇,一个盗墓的孩子,敲击嘴唇的化石,倾听妈妈死去的声音,我用符咒,把岁月的瓦砾,炼成语言的黄金,夜空一声咳嗽,我攥,紧悲凉的拳头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5 19:24:32
    茅盾,天安门的礼炮,天安门的礼炮声庄严地宣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五周年,天安门的礼炮也回响着六万万人民的同心同声的欢呼,为了庆祝这节日,为了庆祝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胜利,成功,为了庆祝我国有史以来第一部人民宪法的诞生,无线电波把天安门的礼炮声带到祖国的广大疆土的每一角落,带到了这五年来扩建和新建的规模宏大,拥有最新装备的各种类的工厂,就在昨天,我们的勤劳,智慧而富于创造力的工人为了迎接这一个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2 09:00:35
    赵丽宏,光阴,谁也无法描绘出他的面目,但世界上处处能听到他的脚步,当旭日驱散夜的残幕时,当夕阳被朦胧的地平线吞噬时,他不慌不忙地走着,光明和黑暗都无法改变他行进的节奏,当蓓蕾在春风中灿然绽开湿润的花瓣时,当婴儿在产房里以响亮的哭声向人世报到时,他悄无声息地走着,欢笑不能挽留他的脚步,当枯黄的树叶在寒风中飘飘坠落时,当垂危的老人以留恋的目光扫视周围的天地时,他还是沉着而又默然地走,叹息也不能使他停步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2 09:00:35
    余秋雨,借住何处,从爸爸的一叠借条,我想,人生在世,免不了向外界借取,包括向自己不喜欢的群落,一个男人,要把家庭撑持下来极为不易,更是免不了常常要发出索借之声,伸出索借之手,他向大地索借着儿子的,生命支点,而我,却以为是自然的生命过程,甚至,以为是自己努力的结果,这些年,爸爸很少接触媒体,却从看病的医院里知道了我的一点点社会知名度,他并不为这种知名度感到高兴,但由此推断出上海这座城市对我的重要性,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2 09:00:33
    孙犁,成活的树苗,今夏,同院柳君,去承德,并至坝上,携回马尾松树苗共八株,分赠院中好花事者,余得其三,植于一盆,一月后,死二株,成活一株,值雨后,挺拔俊秀,生气四溢,同院诸老,甚为羡慕,今晨,我正对它欣赏,柳君走过来说,带回八株,而你培养者,独能成活,望总结经验以告,我笑着说,这有什么经验,你给我三株,我同时把它们栽到一个盆里,死去两株,这一株活了,是赶对劲了吧,柳君说,不然,活一棵就了不起,我看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1 09:37:40
    丽尼,黄昏之献,断裂的心弦,也许弹不出好的曲调来吧,正如在那一天底夜晚,你底手在比牙琴上颤栗着,你那时不只是感觉了不安,而且感觉了恐怖,那月亮照临的山道,流泉底哀诉的声音,这些,也正象征出你心中的恼乱了,说是你应该在梦中归来就我,然而,这崎岖的路,就是你底梦魂也将不堪其艰难的跋涉呀,呀,我是如何地思念你哟,而且,更想不到这就是永远的别离,梦,是多么地空虚,在你梦魂归来的时候,我不曾,次握过你底手,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10 11:03:03
    老舍,小型的复活,二十三,罗成关,二十三岁那一年的确是我的一关,几乎没有闯过去,从生理上,心理上,和什么什么理上看,这句俗语确是个值得注意的警告,据一位学病理学的朋友告诉我,从十八到二十五岁这一段,最应当注意抵抗肺痨,事实上,不少人在二十三岁左右忙着大学毕业考试,同时眼睛溜着毕业即失业那个鬼影儿,两气夹攻,身体上精神上都难悠悠自得,肺病自不会不乘虚而入,放下大学生不提,一般的来说,过了二十一岁,自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9 10:01:44
    李碧华,神秘文具优惠券,本城最昂贵的文具店,一天打开信箱,从一堆垃圾中见到这个宣传卡,我以为,最昂贵,的文具店,应在纽约第五街,或者东京银座,怎会是香港铜锣湾旧区一条横街的二楼,像二楼书屋,租金比地铺便宜很多,才可经营,铜锣湾的繁华,已是金玉其外了,今年已有很多店铺和大型百货公司纷纷结业,目前,最后冲刺的名店正进行二折减价大清货,以期促销,关门大吉,这样的一家文,具,店,还标榜,最昂贵,一开口便下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9 10:01:44
    亦舒,花钱,你可喜欢花钱,谁都喜欢吧,最主要的是,花钱的时候有人服侍,也就是说,想赚钱的人,得娱乐我们,小至到时装店买一件衣服,只要用手指一指,立刻有知情识趣的售货员满面笑容前来招呼,殷勤地替人客穿上新装,赞叹日,看,多适合您,真漂亮,您身段保持得太好,且莫理是真情抑或假意,多么满足,真享受是不是,衣柜里是否少这件衣服根本无关重要,相反地,我,们都封厌赚钱,因为那个时候,轮到你我去讨好服侍人了,我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9 10:01:44
    张小娴,老公,这种动物,老公,这种动物是会在家里的电话响起时大叫,电话,却从来不会亲自拿起电话筒的,有一个老公从客厅跑到浴室告诉老婆说,电话,他老婆问,是谁打来的,那位老公懒洋洋的说,我怎么知道,我还没拿起电话筒呢,有人按门铃的时候,老公又会大叫,有人按门铃,然后等老婆去开门,老公经常问老婆的三个问题分别是,你又去买东西,你的钱去了哪里,我的内裤放在哪里,老公最常说的,一句话是,老婆,我今天晚上不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8 18:48:55
    汪曾祺,萝卜,杨花萝卜即北京的小水萝卜,因为是杨花飞舞时上市卖的,我的家乡名之曰,杨花萝卜,这个名称很富于季节感,我家不远的街口一家茶食店的屋下有一个岁数大的女人摆一个小摊子,卖供孩子食用的便宜的零吃,杨花萝卜下来的时候,卖萝卜,萝卜一把一把地码着,她不时用炊帚洒一点水,萝卜总是鲜红的,给她一个铜板,她就用小刀切下三四根萝卜,萝卜极脆嫩,有甜味,富水分,自离家乡后,我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萝卜,或者不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7 11:12:07
    邹韬奋,世界公园的瑞士,记者此次到欧洲去,原是抱着,学习或观察的态度,并不含有娱乐的雅兴,所以号称世界公园的瑞士,本不是我所注意的国家,但为路途经过之便,也到过该国的五个地方,在青山碧湖的环境中,惊叹,世界公园,之名不虚传,因为全瑞士都是在碧绿中,除了房屋和石地外,全瑞士没有一亩地不是绿草如茵的,平常的城市是一个或几个公园,瑞士全国便是一个公园,就是树荫和花草所陪衬烘托着的房屋,他们也喜欢在墙角和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7 11:12:07
    许地山,再会,靠窗棂坐着那位老人家是一位航海者,刚从海外归来的,他和萧老太太是少年时代的朋友,彼此虽别离了那么些年,然而他们会面时,直象忘了当中经过的日子,现在他们正谈起少年时代的旧话,蔚明哥,你不是二十岁的时候出海的么,她屈着自己的指头,数了一数,才用那双被阅历染浊了的眼睛看着她的朋友说,呀,四十五年就象我现在数着指头一样地过去了,老人家把手捋一捋胡子,很得意地说,可不是,记得我到你家辞行那一天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6 08:25:03
    钟敬文,荔枝,轻红酽白,雅称佳人纤手擘,东坡词,这实在使我时常想起来,有点懊恨,为什么不生在那周汉故都的秦豫之乡,又不生在那风物妩媚的江南之地,却偏偏生长在这文化落后蛮僚旧邦的岭南呢,虽说在这庚岭之阳,南海之滨,也尽有南越南汉未荒的霸迹,白云西湖挺秀的河山,足以供我们低徊游眺,少爱美好古之怀,但翘首北望,毕竟不免于爽然自失啊,然而,生息在这样边徼的地方,略略可以叫我们感到满意的,却不能不数及饮食之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6 08:25:03
    萧红,牵牛房,还不到三天,剧团就完结了,很高的一堆剧本剩在桌子上面,感到这屋子广大了一些,冷了一些,他们也来过,我对他们说这个地方常常有一大群人出来进去是不行啊,日本子这几天在道外捕去很多工人,象我们这剧团,不管我们是剧团还是什么,日本子知道那就不好办,结果是什么意思呢,就说剧团是完了,我们站起来要走,觉得剧团都完了,再没有什么停留的必要,很伤心似的,后来郎华的胖友人出去买瓜子,我们才坐下来吃着瓜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6 08:25:03
    胡适,大宇宙中谈博爱,博爱,就是爱一切人,这题目范围很大,在未讨论以前,让我们先看一个问题,我们的世界有多大,我的答复是,很大,我从前念,千字文,的时候,一开头便已念到这样的辞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宇宙是中国的字,和英文的意思差不多,都是抽象名词,宇是空间,即东南西北,宙是时间,即古今旦暮,淮南子,说宇是上下四方,宙是古往今来,宇宙就是天地,宙宇就是,古人能得,的观念实在不易,相当合于今日的科学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5 08:55:16
    陈学昭,钓鱼台,星期日的午后,曙天女士与衣萍先生来邀我去阜成门外骑驴,濑六女士问我去不,我说,想去,只不过有些心怯,怕跌交,不要紧的,曙天女士说,你骑驴过绍兴到兰亭去的驴子,这是一样的,漱六女士是有许多工作的,并有杂碎的家务,她很难得出去玩几次时,总要这里交代一下,那边关照一声,这样在我是办不到的,至於曙天女士呢,活泼而又善辞令,虽然我不能常常与她交接,而有经验的种种,我想,像我这样软棉棉的一个人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5 08:55:16
    闻一多,五四断想,旧的悠悠死去,新的悠悠生出,不慌不忙,一个跟一个,这是演化,新的已经来到,旧的还不肯去,新的急了,把旧的挤掉,这是革命,挤是发展受到阴碍时必然的现象,而新的必然是发展的,能发展的必然是新的,所以青年永远是革命的,革命永远是青年的,新的日日壮健着,量的增长,旧的日日衰老着,量的减耗,壮健的挤着衰老的,没有挤不掉的,所以革命永远是,成功的,革命成功了,新的变成旧的,又一批新的上来了,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21-01-05 08:55:16
    张悦然,樟宜之夜,新加坡的机场叫做樟宜,很多个夜晚,我在这里离开,回来,或者等一个人来,送一个人走,我就是坐在这里,对的,淡红色的硬梆梆的塑料椅子上,穿着我从中国北方带来的最厚的一件外套,手里握着一杯急速降温的咖啡,上面厚厚的肉桂像这个忧伤的夜晚一样化不开,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来到樟宜的样子,我还穿着不合时宜的厚重的毛衣,或者那上面还有一层北京,月的霜雪,我站在樟宜机场藏蓝色的地毯上,目光飞快前行,所 (查看全文)
推荐经典美文短句
热门经典美文知识
最新励志短句